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人民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进入初期运营
2015-01-12 17:10:35   来源:

  随着国家发改委发布初期供水价格,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步入初期运营。源源不断的江水补充到人口密集、水资源极度紧张的华北地区,将缓解这一地区地下水严重超采的现状,对缓解水资源形势、改善生态环境带来深远影响。南水价格与沿途各地原有水价相比是高还是低?有了南水滋润,各地的用水举措会有哪些变化?记者在北京和河北进行了调查。
  
  各地将优先使用南水
  
  缓解地下水超采现状,甚至有望回补地下水
  
  根据《关于南水北调中线一期主体工程运行初期供水价格政策的通知》,中线分为六个区段,同一区段内各口门执行同一价格,供水价格从每立方米0.18元至2.33元不等。其中北京段价格为2.33元/吨,此价格略高于地下水源供水成本。
  
  “南水北调工程不仅是一项供水工程,还是一项生态工程。”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指出,中线工程通水后,通过水源置换,可减少地下水开采量。因此,要严格执行受水区地下水压采规划,优先用好南水北调水。“若不严格执行地下水压采,出于成本和效益考虑,可能会出现一方面是南水北调水用不完,另一方面是地下水继续超采的情况,造成受水区生态环境继续恶化。”王浩表示。
  
  北京市南水北调办主任孙国升介绍,南水进京后,要做好“喝、存、补”工作,“喝”就是优先使用南水北调来水;“存”就是将来水存入密云水库等已建水利工程设施;“补”就是向运行中的地下水水源地补充。
  
  华北地下水超采成为越来越严峻的问题。近年来,在北京每年36亿立方米用水量中,地下水供水占到了21亿立方米。市民喝的每3杯水中,就有2杯来自地下水。全市平原地区地下水埋深从1999年的12米降到了2013年的24.5米,地下水累计超采65亿立方米,导致地面沉降加剧。而根据《河北省水资源评价》结果,河北全省每年水资源缺口50亿立方米左右,如果考虑到生态用水,年缺水量达到100多亿立方米。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将为河北省提供34.9亿立方米的外来水源。
  
  南水进京以后,将缓解地下水的压力。北京市水务局负责人表示,今后将按照“总量控制,蓄水保水、涵养地下水”的地下水管控原则,一手抓“管理”,严格地下水取水;一手抓“保护”,加强地下水污染防控,真正让地下水“休养生息”。
  
  不但如此,“长江水进京之后,首先要满足居民生活使用,如果还有富余,会部分回补地下水。”北京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在这个过程中,密云水库将发挥重要的调剂作用。
  
  据介绍,南水北调除了市内的配套工程,还有一个反向输水工程,即从团城湖调节池一路北上,通过京密引水渠的九级泵站,提升到密云水库中。需要回补地下水时,九级泵站中的李家史山闸将开闸放水,经小中河输水至东水西调汇合口,沿东水西调反向输水至东牤牛河,经牤牛河、怀河,最终入潮白河牛栏山橡胶坝上游水源地,全长15公里,在河道内通过下渗回补地下。
  
  记者从北京市水务局获悉:目前位于顺义区的牤牛河地下水回灌工程已经基本完工,具备通水条件,江水有望回补潮白河地下水源地。
  
  北京“暂时不会对水价再做调整”
  
  北京城区自备井今年起将全部隐退,河北也将严格限制取用地下水
  
  去年5月1日起,北京开始实行阶梯水价,以第一阶梯每立方米5元为例,其包括水费2.07元、水资源费1.57元、污水处理费1.36元。南水进京后,其口门水价相当于原水价格,显然以南水为原水的自来水成本将高于5元。“考虑到去年刚刚调整过水价,北京暂时不会对水价再做调整。”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城区自备井是地下水开采大户,截至目前北京城区范围内还有自备井6500眼,年供水量2.2亿立方米,约占城区供水总量的1/4,涉及800多家单位和284万人。其中朝阳区自备井数量最多,共2534眼,超过城六区总数的1/3。
  
  北京市水务局供水处处长胡波介绍,借助南水北调通水的契机,北京市将从今年起至2020年,将城六区的自备井供水全部置换成市政管网供水。置换后的自备井原则上除保留少部分自备井作为城市供水的重要补充外,其余大部分自备井予以关停、封填。
  
  受到南水滋润的河北,地下水也迎来稍稍“喘口气”的契机。河北开始实施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工程。通过在试点区4市49个县实施“节、引、蓄、调、管”等综合措施,计划到明年2月底完成投资74.5亿元,形成7.6亿立方米的地下水压采能力。同时,河北也已经从2005年开始有计划地推进城市自备井关停工作,全省共关停自备井3500多眼。今年6月,省政府公布了全省平原区地下水超采区、禁采区和限采区范围,并明确在禁采区内,除应急供水外,严禁开凿取水井;在限采区内,除应急供水和生活用水更新井外,严禁开凿取水井。
  
  华北水资源形势依然紧张
  
  59万亩高耗水作物将退出北京,河北积极发展节水灌溉
  
  千里调水,最终梦圆。然而对于干渴的华北,南水北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水资源紧张的形势。采取一切办法节约用水依然是这一地区面临的主题。
  
  除了工业和城市用水,农业也是耗水大户,虽然北京的农业用水从2005年开始由第一用水大户退居第二位,但直到2013年其用水量仍达9.1亿立方米,基本上来源于地下水。北京市水务局郊区处处长李京辉介绍,目前北京正综合推进各项农业用水节水措施,力争到2020年全市农业用新水量降到5亿立方米左右。
  
  未来5年,北京将进一步推广节水技术,使得灌溉水利用系数由0.70提高到0.75以上,全市地下水严重超采区和水源保护区退出小麦等高耗水作物种植面积59万亩,农业农村用水全计量全收费。
  
  在节水灌溉方面,河北省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已由2010年的0.646提高到0.662,在保证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农业用水量逐年下降。同时积极开发利用非常规水资源,推广应用农业灌溉咸淡混浇技术,在黑龙港地区发展咸淡混浇井组1.7万个,新增咸淡水混浇面积430万亩,微咸水利用量达3.2亿立方米左右。

相关热词搜索:中线 初期 工程

上一篇:[中国网]从三个视角回应南水北调争议
下一篇:[人民网]丹江水烧开后没水垢微甜好喝 今日公布监测指标

分享到: 收藏